小米和小麦

由于下个月就要出发至中国工作了,我抱着一种忐忑的心情,不是因为害怕中国的工作挑战,而是一种终于要去外地打拼的依依不舍。还好小米也要陪我一起,让我不会在那里寂寞。

我把最后一箱要带走的行李打包好,就想进房间看看小米到底把行李整理好了没,只剩几天就要出发了。

我偷偷摸摸的打开门,满地都是旧照片、相本和信件,看着小米还在专心的整理那些杂物,我不禁苦笑着看着娇妻的背影。这个笨小米,出国应该要带一些衣服或生活用品之类的东西,干么整理这一堆杂物,早就和她说过这些东西可以丢了,留着也只是占地方。而且又不是不回来了,这些旧东西什么时候整不是都一样吗?

我一直等到傍晚,小米才从房间出来,手上拿着一大包已整理好要丢掉的东西走进厨房,她走路的时候头低低的,一不小心就撞进了我的怀里。

「这么爱我呀?那等到晚上我也要和你爱爱哦!哈哈!」我说道虽然是一闪而过的惊讶,但我还是看出小米好像吓了一跳。

但是她装作没事的问我:「老公最棒了,不过要我侍候你要先吃饱才有力气呀!等一下你要请我吃什么东西?」说着还伸出手来,轻轻的爱抚着我的睾丸。

看来晚上吃得越好,我就会获得更好的回报,于是我们去了一家高级法式餐厅吃晚饭。选这家餐厅是有特别意义的,不仅仅是因为我在这里和小米求婚,也是想在去中国大陆之前好好的享受一下美食,因为有可能未来很长的一段时间吃不到了。

为了预祝我自已去大陆发展成功,我特别开了一瓶2003的拉图堡红酒,想与小米在台湾的生活留下一个美丽句点。

「干杯,祝我们鸿图大展。」我和小米举杯相碰。

三个小时后,我把身体里所有的爱情汁液全喷在小米湿润的子宫里。看着床上睡着的小米,精致的五官、长长的睫毛和鲜红的嘴唇真是让人怜爱,我用指甲刮着她平坦的小腹,想着结婚以来的点点滴滴。

对了,在出国之前我一定要带小米到台北市最豪华的Motel大战三百回合,把两人在台湾的性爱生活中也留下一个美丽句点。

早上我准备上班的时候看见垃圾桶边有一包昨天没倒的垃圾,上面飞着几只苍蝇,本来想念小米为什么昨天没去倒垃圾,随即想起我们昨天去吃大餐的时间还满早的,小米哪会有时间去倒垃圾?加上今天小米要回南部向她的家人辞行,还是不要叫醒她了吧!我只好把这包又臭又脏的垃圾提上车,到公司去丢。

到公司停车场要走到垃圾桶的时候,突然觉得垃圾袋忽然变得很轻,我看着手上的空垃圾袋一时还没反应过来。原来是垃圾袋突然破了,一堆冒着腐臭味道的垃圾就这样流着恶心的汁液在地上……

「这么准,妈的,买乐透的时候怎么不准?」我自言自语的骂了起来,蹲下来清理着这一堆东西,没想到这一堆拉圾有一个十分精美的文件夹。

这个文件夹是塑胶做的,看来很旧了,但是密封性十分好,应该是小米昨天整理之后丢掉的。奇怪的是里面信封上的地址是小米小时候在台南的家,但是却有一个折成四分一大小的大牛皮纸袋是写着我们目前台北住所的地址。

我进办公室之后就打开了这个文件夹,没想到里面的东西让我看到差点气到中风。

两天后,台湾台北市,某高级汽车旅馆房间内。

我坐在舒适的加长沙发上,全身赤裸着看着电视中的新闻,小米蹲在面前,一手抚摸着我的睾丸,另一手握着我的阴茎,用她的小嘴大力仔细地舔着。

我忽然用力地压着小米的后脑,把她的口腔当成了阴道狠狠地操了起来,每一下都直插到喉咙根部,小米可没受过这种罪,只好一直用她的粉拳不停打我的腹肌。被打了一阵后,我也发怒起来,把小米的双手拉到身后,让她用一种双手抱头的奇怪姿势帮我口交着。

等到小米因为无法唿吸而流眼泪时,我有点不忍,于是我把她换了个姿势,让她趴在沙发上。我开始无情的操她的嫩屄,一手抓着她肥嫩的屁股,另一手把手指放进小米的嘴里,害得她的口水从嘴里流了出来。

「老公,你今天好怪,我这样不舒服,你可不可以温柔一点?」小米一边说着,口水一边流在了牛皮沙发上,看起来湿了一片。

我一言不发。

「阿奔,好老公。我不行了,让我休息一下好不好?」小米转头看着我,可怜兮兮的哀求着。

我一言不发,更用力地插她的下体。

「这样不行,哦……偶快到了。人家都是你的,不要停啦!我快死了……妈咪救命,爽死我了!」小米大声浪叫着。

我抽插了约几百下之后,忽然大吼一声,内射在小米的子宫里。当下,我没有沉浸在射精后的快感里,反而把小米推得摔在地上:「行了,你别再假情假意了。小米,不要再骗我了,你现在背着我到底有几个男朋友?」「阿奔,你说什么我不知道,我没有,我只有老公你一个。」「你看看这些恶心的照片和信件,我都知道了。」我拿出一张照片,不屑的丢在桌上。

照片中的小米正坐一个中年男人的鸡巴上,看不清楚那个在她身后的男人的脸,但我可以很清楚地看着那根鸡巴进入了小米的屄里面,小米不但没有拒绝的意思,还笑着比出了一个V字的手势。

我把各种不堪的照片一张一张依照顺序整齐的摆在桌上,每摆一张,小米的脸色就更苍白了一些。照片中的小米摆出了各种让人害羞的性爱姿势,但是照片中的小米不但没有反抗,反而像在炫耀一样,不停对着镜头比出可爱的手势。

「他真的不是我男朋友,我可以解释。」小米冷静地说。

「我不想听,你不要骗我说是以前的男朋友。你看这里,这明明是你上个月才去买的内衣,还有头发也是上次才染成这样的,你还有什么想解释的?」我努力克制着急速上升的血压和快爆炸的血管。

之后我们就这样沉默着,双方都一言不发的看着Motel的天花板。

等到比较冷静下来之后,我无力地看了看这一组男主角不是我的性爱照片,忽然,好像有什么想法在我脑中一闪而过。

「老公,请你原谅我。我知道和这个人爱爱是不对的,反正我们不是要去中国了吗?我不会再见他了,等我们过去之后,我什么都答应你好不好?」小米强忍着眼眶中的泪水,温柔的对我说着。

「你告诉我,这些照片的角度都不像是固定位置的照相机拍的,说,是谁帮你拍的?」我提出这个重要的问题。

「偶……偶……偶不能说,偶真的不能说。」小米看起来有点着急,她一定想不透我为什么会问这个问题。

「如果你还想挽回我的话,就告诉我。」我冷冷地说。

之后又是一阵沉默,小米开始啜泣,接着眼泪大把大把的掉了下来。

「呜~~阿奔你不要再问我了,这件事小麦也知道。」现在轮到我傻了,小麦是小米的姐姐呀,怎么也被卷进来了?如果说小米因为好傻好天真被这个男子给骗了,那她那个24岁就拿到有够难念的硕士学位、现在正在英国念博士的大姐小麦也会被骗?

「你少骗我,告诉我这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我都不知道?」我现在时心情不是愤怒,而是吃惊。

如果说小麦不可能被骗,难道是她和照片中的男人联合起来整小米?不可能呀!小米的大姐不可能会伙同其他的男人来搞自已的妹妹呀!而且最疼小米的就是小麦,在结婚当天我还被小麦拉到一旁给威胁了一顿。她对小米的感情,我完全有理由相信她说的话。

她这个姐姐个性实在很恶劣,她在我婚的前一天用很低的声音说,如果我辜负了小米,她要把我的老二切下来喂狗,而且我相信他一定会这么做。所以如果说她会帮着外人来搞自已比命还重要的小妹,打死我也不相信。

就在我脑中一片混乱的时候,小米已拿起手机打了起来,讲的是什么我也没去理她,现在最重要的是搞清楚这一切为什么会发生,还有照片中的男人是谁?

如果不用骗的,而是以暴力要胁小麦也一定不可能。这个小麦和小米非常不一样,她从小完全遗传到篮球国手的爸爸,不仅身高有175公分,而且双腿更是长得过份。

小麦从小爱留短发,像个小男生一样,讨厌洋娃娃等等一些小女生的兴趣,我一直怀疑小麦是一个还没出柜的同性恋。她从小学开始,除了拿下各项运动比赛的奖项之外,还对各种武术也有兴趣,高中时还拿了台南县跆拳道大赛个人组第三名。

之前还有一整队的飙车族在新竹被打到进医院,只因为描了她一眼,讲了一句:「美女,什么时候也陪我一下?」

因为飙车族被一个女生打到住院实在太没面子了,所以没人想讲这件事。这件事还上了当时的报纸头版,标题是:「暗夜是非多,飙车少年械斗,十余人挂彩」。其实哪有什么械斗,根本是单方面的大屠杀。

在和小米交往的时候,有一次我对小米讲了几句比较重的话,当晚小麦就来找我谈判,一见面我还没说话就被狠狠地揍了一顿,造成我的右手骨折。临走的时候她还狠狠地对我说,如果我再害她妹妹掉一滴眼泪,就要把我的老二切下来塞到我的屁眼里。

这么一个暴力女会被男人威胁,我还真对威胁她的人感到悲哀,如果威胁她的人现在还活着的话。

虽然小麦大姐这么暴力,但她绝对不是一个类似女金刚的类型。刚好相反,小麦除了胸部比小米小了一号之外,完全就是一个御姐型的女人,那经过武术锻链的结实曲线和修长美腿也衬托出成热性感的熟女魅力,英国博士后补生的高学历也说明这女人不是虚有其表,而是内外兼具的完美女人。

如果说小麦的缺点是开口闭口就是脏话满天飞,加上没事就动手动脚的恶劣个性。那她的弱点就只有因为高中念书太认真的后遗症,1000度的大近视。

如果她又去做了近视雷射手术把这个弱点也去除,那这个大魔王就可以永远的站在人类食物链的顶端了。

我老婆的甜美五官、娇小的身材和巨乳基因来自于美丽的妈妈,那小麦的一切就来自于她的老爸。如果只把头发遮起来光看五官,她的人气帅度和绝对可以打败目前业界任何一个韩国美男团体。

这么一张美丽大方的脸和身材外表配上的却是极为流氓的气质,这一对姊妹的从小就被不只一个人认为是同父异母或是外面抱回来的。就连我第一次见到小麦的时候也觉得小米在跟我开玩笑,这已经不是像不像的问题了。

你问我一只黑马和一只白马长得像不像,毕竟都是马呀!你问我一只老鹰和一只小鸡像不像,这已经超出我的逻辑范围以外了。

想到这里,小米把手上的电话直接放我的耳边,我又听到那个可怕的声音,身体情不自禁的哆嗦了起来。

「干你娘的!阿奔你这个鸡巴毛,害我妹妹哭成这样是不是太久没人修理你了?我过几天就从英国回去了,我会把一切都跟你讲,不要再问妹妹了。对了,你把健保卡准备好等着我哦,你会非常需要的。」虽然我已经习惯这个女魔王的口气和用词,不过再听一次还是让我又失眠了三天。如果不是小米,我还真不敢去惹这个女魔王,她在电话中十分钟里问候我妈妈和长辈的脏话,绝对超过我一年下来听到的。

三天后,下午4点,台北信义区某大厦十五楼,小号背心的家中。

小麦这个女魔王准时出现在我家的大门口,这三天我睡沙发,小米睡卧室的床上。我和小米一句话也没讲,除了是因为心情不好之外,小麦那一句「不要再问妹妹了」也变成我生活的最高导原则,就算事情的疑问再深,我也不会没事讨皮痛。

我斜眼描了一下小麦,这女魔王虽然生性残暴,但是去了英国之后,外表倒是漂亮了许多,很有气质的样子,不知道个性有没有受到大学文化的薰陶,变得比较有礼貌。

小麦把头发给盘了起来,穿着一贯俐落高贵的白色女性套装,配上超过一百二十公分的修长美腿。为了不使让短裙显得有点过短,还穿了黑色的网袜。更过份的是两条吊带袜的条子就毫无遮掩的在大腿根部的位置露了出来,每个男人看了都会喷鼻血吧?

小麦沉默的站在我的面前狠狠地瞪着我,我的心情就像一只小青蛙被蟒蛇盯住。原来已经够高的她还穿了一双至少三寸的黑色高跟凉鞋。面对这个女巨人,虽然这一切都是小米的错,我也没办法理直气壮的对她叫嚣。

我们两个就这么对看了几分钟之后,我实在没有勇气再和她对看下去了,我小心的对小麦说:「这一切是怎么一回事?你不要帮小米找藉口了,如果你讲不出合理的理由,我想要和她离婚。」

小米听了「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把这几天来的伤心、难过的情绪一股脑的发泄了出来。小麦胸前给哭湿了一大块,她恶狠狠地望着我,手握起了拳头。

「你……你……你想干么?你不要乱来!哇,不要打我的脸。」这女魔头翻脸比翻书还快,我还没反应过来,肚子上就扎扎实实的挨了一拳。

我被这一拳打得两手抱着肚子,弯起腰来呕吐。还没吐完,另一拳又打在我的右脸上。我抱着头在蹲在地上,只觉得我的脸被一根一百公斤的槌子打到一样痛。

本来以为这样就没事了,正想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看到一只穿着高跟凉鞋的脚又在我肚子上踹了好几脚;再次想爬起来的时候,我的头也被踹了。当下我决定趴在地上不起来,不然一定没多久就能见到上帝了。

正在地上装死的时候,我的脸忽然被一只高跟鞋死死的踩着,动弹不得。

「小米,我已经帮你打了他一顿,他不会再欺负你了。姐姐惜惜你哦!小米最乖了。」小麦像对小孩讲话一样的温柔,一手搂着小米,另一手朝地上指着被打成猪头的我。

「走,姐姐带你去出逛街好不好?我这次也从英国带了好多礼物给你哦!」小麦拉着小米出了我家,走的时候小米看了趴在地上的我一眼,似乎不忍心我被打到站不起来。

这什么跟什么,不是要和我说明一切吗?这什么计划?先把我打得像猪头三再和我说明?我的头越来越晕,该不会脑震荡了吧?眼前全是金条在飞来飞去,我实在是撑不去了,两眼一黑就昏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醒来了。这时室内的灯不是开得很亮,我甩了甩头,想把这种不舒服的感觉给甩掉。没想到小麦正在翘着脚坐椅子上看着我,她推了推她的黑框眼镜,她的眼神就像是老鹰在看小鸡,把我看得全身不自在。

「大姐,你干……干……干么一直看着我?」我对她是真的怕了,连讲话都结巴了起来。

「干什么,干你XX的XX啦!今天小米睡饭店,不回来这里了。我渴了,去帮我倒杯酒。」小麦点起烟,慢慢地抽了起来。

「是,马上来。」小麦的话好像有一种魔力,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起身拿出我的约翰走路蓝标,恭恭敬敬的帮她倒起酒来。

「你坐。」小麦拿起酒杯来轻轻的啜了一口。那种姿态实在是太美了!细长的手指拿着透明感十足的酒杯,她无时无刻都散发着成熟女人的魅力。

「谢谢大姐,那我就坐了。」我在她旁边的椅子坐了下来。妈的,为什么我要这样回答?我感觉我们之间的对话模式真的好像日本黑社会电影,只不过我演的不是主角,而是那种出场不到十分钟就会被干掉的瘪三角色。

「你是不是很想知道那些照片是哪来的?」小麦摇晃着手中的酒杯,淡淡的看着我。

「报告大姐,我本来是很想知道的。不过既然你不想说就算了。」我继续演着瘪三的角色。

「我操!你这个没用的东西,自已老婆被人拍了裸照也不敢问,你为什么不去死呀?」小麦拿着烟的那一只手用力地打了一下我的头,顿时我又开始天旋地转。

「那不知道大姐方不方便和我说一下?」这个瘪三的角色已经被我演到可以拿金马奖了,明明是我有理,还要这么卑贱的说话。

小麦移了移身子,清了清喉咙,开始和我说起小米照片的故事:

「因为我的大学在台北念的,我们家只靠妈妈的薪水,并没有多的钱可以让我玩四年。我的大学生活除了上课就是打工,常常好几个月才回家一次,就连寒暑假就在打工中渡过。在大三的那年我因为想在毕业后申请学校的研究所,更是没日没夜的念书,回家次数就更少了。

直到有一次我回家的时候发现小米的心情不是很好,而且讲话好像有什么事瞒着我。那时她还是高中三年级,我想18岁的小女生心情不好,除了为了男生之外还会有什么原因。

原来以为过一阵就好,没想到我发现小米有时会在半夜惊醒,还会一直说梦话,内容都是什么『我不要穿这个衣服』或是『你会饶了妈妈吗』这种没头没尾的话。

我直觉的认为小米一定是被人用什么方法给控制住了,我太了解我这个小妹了,头脑不够精明,有事又不敢和别人讲,长久下来一定会产生精神上的问题。

我趁暑假比较有空的时候开始调查小米的行踪,是一年之后的事了。我想知道小米没有继续升学也没有去找工作,那她每天都在做什么?

一个月之后我发现小米常常会去一间庙里帮忙,但又不是那种佛教或道教的庙。这是一个家庭式的什么宫之类的地方,在一间旧公寓的五楼。小米每次去的时候都至少会呆好几个小时,而且都是接到电话才去的。这种随传随到的模式使我更确定小米是被人控制了。

为了找到证据,我找了很久。有一次我趁小米不在家的时候在她的抽屉找了一堆裸照,其中大部份是那个男人与小米性交中拍的,也有几张令人气到会中风的相片。」

小麦这时候停了一下,又点了一支烟,把眼睛的焦点放在窗外的台北101大楼,自言自语的说了起来:「要是没有发生这件事就好了,可怜的小米,就是心太好了。你能娶到这么好的老婆真是你的运气。」「对了,你说我这件内衣好看吗?」小麦用手把她的衬衫向下拉了一点,露出了黑色的蕾丝胸罩和爆乳。

我差点晕倒,不知道是不是被小麦传染了,我突然间很想骂脏话。这个女人是在解释还是在演连续剧呀?一件事讲到重点的时候停了下来开始一些无关紧要的话。可不可以可怜我一下,不要再卖关子了。

「好看,很好看。这是新买的吗?」虽然我现在很想翻脸,但是为了我的健康着想,和眼前的这个女魔王翻脸是很不明智的,还是顺着她吧!

「你知道,一个人在国外念书,生活是很不容易的。」「嗯,大姐说的对。」我还是想知道什么是令人气到会中风的相片。

「你会不觉得我年纪很大,已经失去了女人应有的魅力?」「您想得太多了,大姐还是很美,您才28岁,正是女人最有性感魅力的时候。」我虚伪的说着。

「是哦,在英国的华人很少,外国人的尺寸太大了,搞得人家很不舒服。」小麦幽幽的说,一边把自已的白色短裙给拉了起来。

讲得我全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我居然会从她的嘴里听到「搞得人家很不舒服」这种话,完全和她之前的语气不一样。

「不然阿奔,你来帮帮我吧,来舔舔我呀!」小麦居然把自已的内裤和白色短裙给一起脱到脚踝,我一看到那一片迷人的阴户和旁边黑色的吊带袜,老二马上就硬了起来。

「来呀,用舌头帮人家爽一下。」小麦把两脚又开了一点,自已用手把阴唇分了开。我无言了,全身僵硬的站在这个超级性感美女前面,老二也不听话的翘了起来。

小麦看我的老二虽然涨了起来,但还是没有扑过去,就开始脱起上衣来,把自已的衬衫扣子一个接一个的解开,露出了她那一对豪乳和黑色的蕾丝内衣。

「好热呀!阿奔你们家就没冷气的哦?住信义区却买不起冷气,那岂不是委屈我妹妹了?」

我脑中一片混乱,这个女人之前把我打得哇哇叫,现在又露出骚屄想要勾引我,难道小麦姐是SM女王吗?

「是,大姐说得对,我马上开冷气。」说实在的,连我自已都开始燥热了起来。

「嗯,阿奔,我的好妹夫,不要在乎小米了,我现在很想要,来操我呀!我想被你操死。」当我快要把持不住的时候,小麦居然蹲在椅子上开始自慰起来。

长腿、巨乳、吊带袜、高跟凉鞋、黑框眼镜,看着这个简直在日本漫画中才会出现的性感淫荡大姐姐,最后一根绑着我理智的线正在溶化中,而且溶化得越来越快。

「快来干我呀!阿奔,我好想要大鸡巴来插我,快来呀!」小麦开始淫叫起来。我看着她在自慰的手动得越来越快,透明的淫水也开始滴了出来,在她手指上亮晶晶的闪着光。

「不用鸡巴,用你的手指也可以呀!用手指这样插我……你看,像这样你会不会?」那鲜嫩的阴唇被小麦自已的手指给分了开来,我可以看到她另一只手的手指正快速的进出着阴道。

为了分散注意力,我起身去拿了遥控器。我连忙打开了电视,努力不看小麦的性感曲线。克制呀!我在做什么,一定要克制!

没想到电视正在播一个谈话性节目,今天叫女明星讨论的主题是:「老公外遇的对象是自已的姊姊怎么办?」我两眼一花,急得我赶快换台。这什么烂电视节目,真是害死人了!

「你不要看电视了啦,我这里更好看哦!」

我斜眼看了一下小麦,她已经自已趴在餐桌上,手把屁股扒开等我了。那玲珑有致的胸部和纤腰,一双美腿伴着吊带袜朝着我交叉着,美丽的小屄中流出许多条透明的爱液,顺着紧实的长腿流了下来。

忽然之间,我的理智线断了。我「唰」的一声站起来,朝着小麦大步的走了过去。我心想:『这个臭女人,没事就爱打我、骂我,今天还想要诱惑我犯罪,等一下不搞到你叫到没声音才怪!』

正走过去时,我从这个角度发现厨房的灯没关,在煮泡面的火也没关,那个锅子已经整个黑掉了,正冒着黑烟。

因为抽风机很尽责的运转着,我和小麦都没有闻到臭味。从小麦刚进来把我打昏到现在也过了两个多小时了吧!这还得了,再不关火,我们就可以直接在天堂讨论照片的事。

我没走向小麦,反而朝厨房走了过去。我把瓦斯炉关掉,正在处理那个差一点点就烧穿的锅子时,我听到小麦继续大声的浪叫。

「你?过?关?了!」小麦朝着我大叫,接下来就因为高潮而倒在餐桌上不断地抽搐起来。

过关?什么意思?我在厨房里一手拿起那烧黑的锅子,一手关掉抽风机的开关,我的老二涨得难受。

「你说过关是什么意思?」我拿起厨房的抹布朝小麦走去,蹲在地上把她刚才泄了一地的爱液给擦干净。

「这是一个测验,我怕如果等一下你知道照片的真相会离开小米,去外面找其他的女人。为了我的妹妹,我一定要先试试你受不受得了诱惑。」小麦坐在椅子上大口的娇喘起来。看着她起伏的胸部,我的心还真是痒。

「没想到你这鸡巴毛还真能撑,我这么一个美女在你面前,你居然还能临危不乱,就算你及格了。」小麦的内裤和外衣还是没穿上去,我不时地偷瞄那迷人的胴体。

好险!我恍然大悟。我从开始就觉得不对劲,是呀,如果照小麦的性格,她确实是一个会用这种恶劣玩笑来测试我的人。

我在她对面的椅子上坐了下来,若无其事的说:「大姐,现在可以相信我了吧!可以告诉我照片的事了吧?」

「哇靠!阿奔,你她妈的怎么一点情调都没有?我一个大美女刚刚才在你面前表演一段自慰秀,也不让我先休息休息。」小麦有点不悦的感觉,用手推了推黑框眼镜。听到这种口气,我知道正常的小麦已经回来了,讲话也该小心点好。

「是,大姐说得对,不过我真的很想知道那些照片的事。」「好好好,我今天一定会告诉你的。」小麦接着说了下去。

「经过调查,那照片里的男人姓王,是一个台南市的神棍,他打着为人消灾祈福的名号,到处骗人。

小米起初经由同学介绍去了几次,这个姓王的告诉小米的命中有大劫,二十岁不到就会克死父母,为了消灾,需要一大笔钱。小米还信以为真,因为我爸在小米十岁那一年就出了意外死了。

这个男人告诉小米,如果没钱也没关系,只要去那里帮忙来抵作法的费用也可以。其实哪有什么法术,那人就是一个神棍,小米就这样被骗了进去,但这时这个色狼还没对小米伸出魔掌。

后来那人说要把妈妈一起带去作法才灵验,没想到小米带妈妈去的时候,两个人都被下了迷药,两人还被强迫和那个男人玩性爱游戏,并且拍了很多性爱照片。那时候我们住在乡下地方,民风是很保守的,性爱照片被公布之后哪还有脸住下去,于是从此我妈和小米都变成了那人的性奴,成天被叫去搞母女三人行。

因为妈妈那时上班也不是每天都有空,小米就自告奋勇的要代替妈妈接受那人的奸淫,她一个人承受了二人份的折磨。虽然我妈从此摆脱了那人的控制,但看着女儿每天被人蹂躏也不是办法,于是存了一笔钱想要搬家。

当我调查到这里时,妈妈和小米正要搬离台南了,所以我一个人去把那个姓王的狠狠地教训了一顿,把他的老二踹个稀烂。

原来以为应该没事了,结果你们有一个朋友正好是那个神棍的亲戚。结婚喜宴的时候他朋友没出席,找了那人代替他来给你们请客,等他发现新娘就是他之前的性奴时,高兴得不得了,每个月都会把之前的照片寄给小米,想要威胁她再次成为性奴。

所以小米又再一次的被他控制住了,他每个月都会叫小米回台南供他拍照和取乐一番。不过现在没事了,我都已经找人帮小米解决了。」「所以拍这些照片的人该不会是……」我越听越惊讶,手指不停地颤抖着。

「没错,早期的照片是妈妈帮小米拍的。」小麦有点不好意思的说。

我恍然大悟,难怪我用离婚威胁小米她也不愿讲。如果被我知道连妈妈也有份,那我会怎么看待这一家人呢?未来小米的家人看到我会不会尴尬呢?

「知道了,我会假装不知道这件事的。你回去就跟小米说你没有说真相,但是已经说服我了。」我甩了甩我的头发,一派潇洒的样子。

小麦看着我的脸,大大的喘了一口气。看来她也怕我跟小米的感情会因此而受伤,两人会走向分手之路。

我望着窗外的台北101大楼,看了好久好久。这时我已经不去听小麦又说了什么,只是想着未来的事……

防屏蔽邮箱:[email protected]
         牢记此站,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www.youyou8.tv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