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公关生活

第一章 平常的一天

     华夏,H市。

     双子大厦5层,只见这里人来人往,门庭若市一副欣欣向荣的气象,这里

     在几年前被A医药公司租下一整个楼层作为办公场所,在郊外他们还有自己的工

     厂,研究所。

     A医药公司成立至今不过年,却也已经是H市数得上的大型医药公司了

     ,丝毫不逊色于其他几家和它齐名的有几十年歷史的大型医药公司,并且发展势

     头迅勐,隐隐有超越其他几家医药公司,一跃成为H市龙头的迹象。

     为什么我这么瞭解呢?因为我的妈妈是这家公司的对外拓展部经理,她在这

     家公司工作也已经差不多年了。

     对外拓展部经理,名字听着挺高大上,其实说白了就是一公关经理。

     但由于近几年公关啊,秘书啊等等职位已经被广发友玩坏了,所以几年前

     公司老总冯药师大笔一挥,改成了对外拓展部,也算是当婊子还立牌坊的典型了

     吧。

     对了,妈妈当对外拓展部经理之前还当了冯药师近5、6年的秘书。

     冯药师对妈妈很是推崇,他曾经说过,公司能这么快发展到这种规模,妈妈

     居功至伟,只是他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神情有点猥琐怪异,我不太喜欢。

     说到这里就不得不说一下妈妈了。

     妈妈长相靓丽,身材火爆,今年已经34岁了,可岁月彷彿特別优待妈妈,

     不仅沒有在她身上留下任何痕迹,反而为其增添了无盡的成熟韵味。

     像模特儿般高佻足足有75CM的的身裁、有种慑人感觉的水汪汪的桃花

     眼、丰盈而惹人瑕想的嫣红樱唇,足有F罩杯却丝毫沒有下垂的巨乳,盈盈一握

     的纤细腰肢,挺翘肥硕的臀部,散发着彷彿不应该属于34岁的她的成熟OL魅

     力。

     在加上妈妈长年穿着的高级OL套装,短套裙,黑丝,高跟鞋更是给她增添

     了不少韵味。

     这是一个让人看到就能想到床的女人呢,如果不是她脸上的表情过于一本正

     经的话。

     不过这也正是妈妈的最大魅力所在吧,拥有引人的犯罪的身材、容貌,脸上

     却是一本正经的表情,看上去甚至很良家,却也更能引起人们的征服欲,让人不

     禁想要细细的玩弄那制服包裹的躯体,想看看那一本正经的表情破裂后又是哪种

     风情A公司的分佈格局和其他公司大同小异,最里头那间最大的是董事长冯

     药师的办公室,靠左侧的是其他几位懂事的办公室,右侧则是妈妈的办公室。

     因为妈妈从冯药师的秘书升职为对外拓展部经理后冯药师并沒有重新招一个

     秘书,一些大事小事他还是会交给妈妈去办。

     用他的话说就是用习惯了,找其他人还得重新调教,太麻烦。

     我不太喜欢他的语气,总觉得他话中有话的样子。

     不过,妈妈的「能力」

     也确实不错,不仅把对外拓展部的事办的井井有条,对冯药师的事也不曾落

     下。

     所以,对外面那群非核心管理层而言,妈妈的地位还是很高的。

     是啊,长相性感漂亮,工作能力强,受老总器重,谁不喜欢呢。

     这就导致妈妈虽然已经34岁,并且已经嫁人生子,却依然不乏追求者。

     毕竟就算娶家不适,能够一亲芳泽什么的也是美事一件啊。

     早上点,A公司的员工早已开始了忙碌的一天,即使董事长冯药师也不

     例外。

     毕竟是能以4多岁的年纪白手起家打拼下这么大的基业的人物,虽然手段

     不见得光彩,也必有其过人之处。

     从早上8点多到现在,花了接近两个小时处理了一下昨日积累下来的工作,

     冯药师感觉有点疲惫。

     于是,他拿起隐藏在抽屉里的通话器说道「到我这里来一趟,不用穿衣服了

     。」(难道要人家裸奔?)通话器那头正在安排今天公关事宜的妈妈接到后脸上

     闪过一丝红晕,不过却沒有丝毫犹豫的放下手上的工作,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到窗

     边拉上窗帘,就开始脱起身上的衣服。

     妈妈的动作很快,不一会儿便一丝不挂,只见妈妈肌肤雪白细腻、彷彿散发

     着晶莹光泽,高耸坚挺的巨乳,自上而下延展出一道诱人至极的美妙弧度的盈盈

     一握的腰肢,肥硕的臀部,浓密狭长的阴毛爬覆盖住了整个阴阜,让那一片乌黑

     在腻白的肌肤显得特別的显眼和醒目。

     妈妈走到办公室的那个大型衣橱前,用艷红的乳头在在门上散发着萤光的显

     示屏上放了一会儿,门「滴」

     的一下应声而开。

     妈妈蹲下身,移开衣柜下方的一个行李箱,只见一个5公分见方的矩形洞

     口露在眼前。

     妈妈打开那个洞口上的小门,然后四肢着地的趴在地上,慢慢的钻了进去。

     冯药师看着从洞口钻进来的女人,肌肤瓷白,脸上微微带着红晕,由于身量

     颇高的缘故,在钻过洞口时那对显得异常巨硕的巨乳拖到了地上,随着女人的爬

     行而在地上摩擦,显得异常淫靡。

     不过女人却丝毫不在意的样子,她只是注视着冯药师,那是她的支配者,她

     的人。

     她慢慢的爬到冯药师左侧,然后改趴为蹲,双腿分开2度,双脚踮起仅

     靠脚趾支撑,再伸出双手扒开她那已经湿润了的肥厚的阴唇说道「人,母狗来

     了。」

     冯药师居高临下的看着眼前这个驯顺的女人,也不说话,只是看着,像是在

     欣赏女人的淫态。

     女人也不说话,只是拿她那双水汪汪的桃花眼注视着眼前的男人,脸上浮现

     讨好的笑容,就像一只母狗在讨好她的人,整个人散发着惊人的媚态。

     直到过了大概5分钟,冯药师看到女人的双脚已经微微颤抖,双手却更用力

     的扒着阴唇彷彿就要滴下水来的阴唇,连指节都微微发白了,身上已经渗出了细

     微的汗珠,但她还是维持着姿势,连脸上那讨好的笑容都沒有丝毫改变。

     冯药师满意的笑了笑,说了句「好了。」

     女人彷彿松了一口气搬变蹲为跪,对男人讨好的笑了笑,然后安静的跪好,

     等待男人的下一个指令。

     看着女人驯服的姿态,冯药师的思绪飘的有点远,他觉得他能有今天眼前的

     这个女人功不可沒,所以他有时也不愿无缘无故的太过折腾她,毕竟养了这么久

     的宠物了,总归是有点感情的。

     冯药师伸出穿着皮鞋的脚在妈妈的轻叫声中往妈妈湿润的双腿之间探了探,

     缩来时珵亮的皮鞋端部已经散发着湿润的光芒,冯药师挑挑眉,用眼神示意妈

     妈舔干净,嘴里说道「这就湿了,真是越来越骚了。」

     妈妈正在低头舔舐着冯药师的皮鞋,她舔的很仔细,就像这是什么美味的食

     物一样,听到冯药师的话,妈妈娇媚的笑了笑「嗯,是啊......母狗越来

     越骚了,是人调教的好。」

     冯药师缩被妈妈舔舐干净的鞋子说道「我可沒教你随时随地的发骚,是你

     自己淫荡吧,骚母狗。」

     说着还在妈妈丰满的胸部狠狠掐了一下。

     「啊......啊......,对,是母狗......自己淫荡。」

     妈妈脸更红了。

     「给我舔出来。」

     冯药师张开腿,对着妈妈指了指胯下。

     「是,人。」

     妈妈跪行过去把头埋在冯药师两腿之间,用牙齿咬开拉链,再一面咬住内裤

     一面把头往下一低慢慢的将内裤拽了下来,紧接着冯药师那根足有2公分的勃

     起的肉棒「啪」

     的一声弹在妈妈脸上,发出一声淫荡的脆响。

     妈妈眼里闪过一道炙热的光芒,然后将白腻脸蛋凑过去在肉棒上来摩擦,

     满脸陶醉,彷彿世间这根肉棒是世间最珍贵的珍宝一般。

     冯药师满意的看着妈妈,看着这跪在自己身前的丰满妇人淫贱的用自己雪腻

     的脸蛋摩擦自己的肉棒,征服感十足,「这贱货果然十分懂得讨好男人。」

     冯药师一边想着一边微微抖动了一下臀部。

     「啪......啪......啪......」

     又是几声淫荡的脆响,妈妈的脸上浮现几道淫靡的绯红。

     妈妈「嗯......嗯......」

     的浪叫几声凑着脸蛋继续迎上去,彷彿在告诉眼前的男人,她很喜欢这样的

     惩罚。

     冯药师也不客气,继续甩动肉棒,只听到一阵密密麻麻的「啪......

     啪......」

     声,妈妈一边「嗯......嗯......」

     的浪叫,一边伸手揉搓自己胸前的一对巨乳,被羞辱产生的快感在她身体里

     喷发,她感觉到自己下面一定湿的一塌□涂了,彷彿还在滴水,真是淫贱的母狗

     呢。

     冯药师玩了好一会儿,直到妈妈脸蛋发红才把肉棒往妈妈嫣红的唇边凑了凑

     示意妈妈含进去。

     妈妈微微仰起脸儿,用她那双迷离的桃花眼瞟着冯药师,先是用樱桃小嘴不

     停的舔抿,接着就垂下眼睑,慢慢的张嘴含嘬吮舔起来。

     冯药师赞许的拍了拍妈妈的脸颊,妈妈便似得到夸奖似得更卖力的上下摆动

     起头来,一吸一放,冯药师本来已经勃起的阳具在妈妈的刺激下显得更大了。

     妈妈的嘴上下套动,不时能从她吸紧的脸颊上看到龟头顶出的痕迹。

     在妈妈的一吸一放间冯药师的肉棒越来越硬,比起其他这个年纪男人来说,

     长年进补的冯药师要更持久一些。

     在他那巨大的阳具在妈妈嘴里毫不怜惜的冲撞了大约半个小时后,冯药师勐

     的伸出左手的抓住妈妈那乌黑发亮的秀髮,用力的把妈妈的头往下按去,右手则

     伸到妈妈胸口狠狠的揉捏妈妈的大奶子。

     妈妈的头深深的埋在冯药师的下体,一动不动,任由冯药师暴虐的把玩着她

     那巨大的奶子,冯药师揉捏的很用力,不一会儿妈妈的乳房就已经通红一片,而

     且冯药师放在妈妈头上的手也沒有放开,就这样一直放着,冯药师的肉棒分明已

     经插到妈妈的喉咙里了,妈妈感觉到唿吸有些困难,但她却并不敢抬起头来,即

     使男人的手只是虚放在她头上,并沒有用力。

     就这样过了大约一分多钟,妈妈感觉自己快要窒息了,喉咙明显的开始抽搐

     ,却也不敢推开男人,只是双手不安的握拳松开,再握拳再松开......冯

     药师好像很享受身下这个女人喉部抽搐所带来的柔弱的快感,又享受了差不多半

     分钟才放开妈妈的奶子双手抓住妈妈的头开始大力抽插。

     这时妈妈明显已经失神了,只是机械的用嘴巴迎接冯药师的暴虐抽插,直到

     冯药师「啊......」

     的一声开始在妈妈嘴里爆发。

     妈妈被冯药师浓浊的精液呛得流出了眼泪,可是沒有办法,身为玩物的她只

     能被冯药师肆意玩弄而不敢有丝毫的挣扎。

     冯药师惊人的射了足足一分钟才终于结束,多的让妈妈根本来不及吞嚥的精

     液顺着她的嘴角从下巴流到乳房,到她那由于受虐而开始滴着骚水的小穴,再顺

     着小穴流到地上。

     当冯药师的龟头一拔出来,还有好几滴精液滴在她那秀美的脸蛋上,配着妈

     妈脸上的泪水,显得既凄美又淫靡。

     妈妈失神的在那堆混这精液和她自己淫水的液体上坐了几秒,接着又重新

     跪好,将冯药师的阳具再度含入嘴中,吸取残留在上面的精液,并发出滋滋的淫

     荡声响。

     待妈妈把冯药师的肉棒舔的一干二净,放到内裤里后,她还不知廉耻的对

     着冯药师讨好的一笑,彷彿在感谢冯药师对她肉体的蹂躏糟蹋。

     冯药师轻蔑的笑了笑,指了指残留在妈妈胸部和地上的精液。

     妈妈微微一笑,会意的用手揩着残留在她鲜美肉体上的精液,在放到嘴里,

     当着冯药师的面慢慢的吃下去。

     之后,有挪了挪身子,趴在地上仔细的舔舐残留在地上的淫水以及精液。

     就像冯药师说的,妈妈十分懂的如何讨好男人,就像现在她趴在地上舔舐着

     自己的淫液,却故意把濡湿的骚逼对着冯药师,彷彿在说着快来玩弄我把。

     冯药师也不客气,抬起他那只穿着皮鞋的脚在妈妈那肥厚的阴唇间不住的滑

     动。

     「嗯......嗯.....啊.......重一点,要丢了,啊~~

     ~母狗要丢了.....啊」

     妈妈嘴里发出淫荡的呻吟,摊倒在浸满她自己淫水的地上。

     冯药师欣赏了会妈妈还在不断抽搐的娇躯,然后抬脚朝妈妈的奶子踢了一脚

     ,示意她继续清理。

     妈妈无奈的撑起无力的身躯,继续「啾......啾......」

     的吸嘬起来,当然,也包括冯药师的鞋子。

     妈妈清理完毕后重新跪在冯药师身边,微微挺起她那傲人的巨乳,任由男人

     肆虐揉捏,脸上微微泛着红晕,眼神一片迷离。

     在妈妈的轻喘声中,冯药师问妈妈「前几天来的那个李总的项目谈的怎么样

     了,什么时候可以签同。」

     妈妈似乎任然沈浸在胸前的快感里,眼神一片迷离,一时之间竟忘了答。

     冯药师见状眼中玩味之色一闪而过,双手却揪住妈妈的乳头狠狠一扯,竟差

     点把妈妈扯得双膝离地。

     妈妈「哦~哦」

     的立时哀叫连连,却又不敢起身只得向男人哀声求饶「人,不.....

     .不要,母狗错了,哦......」

     冯药师却不理会,「嘿嘿」

     奸笑一声,居高临下,泰然的欣赏着妻子痛苦的模样,手上丝毫沒有放松的

     意思,反而加重了力道,妈妈的奶头扯得更长了。

     「啊!」

     妈妈的哀鸣变成了惨叫,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乳头被拉成一个指节般长短,

     却不敢反抗。

     只得盡量挺起胸脯,希望可以减轻些痛苦。

     冯药师得意的一笑,说道「贱货,別不分场的发骚,你要真想要我保证待

     会儿找个男人来操你,让你爽个够.」

     妈妈用讨饶的眼神看着冯药师,嘴里泣声道「人,不要,母狗错了,求

     人饶过母狗这次,啊.....」

     冯药师再次加了把力气狠狠地拧了妈妈一把才放手道「贱货,最好给我长点

     记性,我问你上次前几天来的那个李总的项目谈的怎么样了,什么时候可以签

     同?」

     妈妈重新跪好挺起胸部塞到冯药师手里答道,平復了一下小声答道「李总说

     我们公司给出的条件不算丰厚,还要在考虑考虑,母狗正在跟进。」

     「哦......啊~」

     冯药师不爽的捏了妈妈的奶子一下说道「沒用的东西,这点小事都还沒办好

     ,只知道发骚吗?」

     其实那个李总前天才来过,由于公司给出的条件并不丰厚,就打算拖着看能

     否拿到更好的价码,妈妈也确实还在交涉,不过涉及到几千万的大同那又那么

     快敲定的。

     但妈妈也不敢反驳只是挺了挺胸部方便冯药师揉捏后说道「是母狗沒用,耽

     误人的事了,求人责罚。」

     其实冯药师也知道通过正常途径是么有这么快的,他只不过是找个由头玩弄

     妈妈罢了。

     不过既然正常途径沒有那么快,那就通过非正常途径好了。

     他瞟了眼驯顺的跪在他面前挺起胸脯任他玩弄肆虐的妈妈,嘴角浮现一抹猥

     琐的笑容,他扯了扯妈妈的乳头说道「骚货,那个李总对你有兴趣?」

     「唔......」

     妈妈呻吟一声答道「那天母狗和李总谈同时一直偷偷瞄母狗的胸部和大腿

     临走时还趁机摸了我的......屁股。」

     「呵,骚货,果然男人看到你都能想到床呢,那你怎么沒和他勾搭上。」

     「嗯,都是人调教的好。母狗的身体是属于人的,沒有人允许,母狗

     不敢擅自做。」

     「呵」

     冯药师意味不明的笑了一声,然后用脚跺了跺地示意妈妈躺过去。

     妈妈驯服的侧身躺在冯药师脚下,然后转头用嘴帮冯药师脱掉鞋袜,在把冯

     药师的脚趾含在嘴里舔舐。

     她非常清楚冯药师要怎么玩弄她。

     冯药师一只脚在妈妈嘴了用两根脚趾夹处妈妈的舌头玩弄,另一只脚踩在妈

     妈高耸的胸脯上夹着妈妈的乳头玩弄。

     妈妈在冯药师脚下躺着,身体的敏感部位被男人髒髒的脚趾玩弄,可她还是

     感觉到了下体的湿润「人说的沒错,我真是下贱呢。」

     妈妈无奈的想到。

     冯药师也不理会妈妈的反应,自顾自的掏出手机开始打电话「喂~李总啊,

     我老冯啊......对就是A医药公司的老冯.......哈哈,打扰打扰

     。上次来我们公司谈的同怎么样了,还满意吗?......哦,有点问题啊

     。是上次接待的赵经理有什么不好吗?哦.....对,就是奶大臀圆让人看着

     就想操的那个......什么,看着太一本正经了.....哈哈」

     冯药师听到这里似笑非笑的看了妈妈一眼,脚上却又不禁加了把力气,直踩

     的妈妈又是浪叫一声。

     「哈哈,这样吧明天我们公司几个懂事要办个小型PARTY,你有空也过

     来玩玩......对对对,赵经理也在,你过来的话会有惊喜哦。呵,到时候

     让你看看赵经理的真面目如何,有趣的很呢......好好,那就这样说定了

     ,明天中午2点XX小XX栋......好,见。」

     冯药师拿开扯着妈妈舌头的脚放到了阴部,大力的拉扯着妈妈向外突出的肥

     厚的阴唇,感受着脚上传来的濡湿滑腻的感觉对妈妈说道「小骚货越来越贱了呢

     ,这样都能这么快湿了,想当年......呵,我刚才说的话听到了吧,知道

     该怎么做了?」

     「唔~啊......母狗知道了,母狗会按人的安排做的......

     啊......人,母狗想要了.....哦~唔......」

     「呵,想要了,想要什么,说清楚点,骚母狗」

     冯药师边说着边加重了脚上的力气。

     「唔~啊母狗想要被人玩弄」

     「哦,我这难道不是在玩弄你吗?」

     冯药师故意停下动作,澹澹的看着妈妈。

     「不~不要停母狗想要人的肉棒,啊人,不要停」

     妈妈边说着边挺着臀部把自己的阴阜朝冯药师的脚趾贴过去。

     冯药师沒有避开,反而干脆将大脚趾插进妈妈的阴户里搅弄。

     「这可是你自己说的,骚货,可別后悔。」

     「嗯~唔人,重一点啊」

     妈妈知道男人这么说意味着什么,可是她仍控制不住自己体内蓬勃的慾望,

     向着眼前的支配者求欢。

     「呵」

     又是一声不明意味的冷笑,然后,办公室里想起了妈妈压抑的呻吟下午

     4:3,已经到了A公司的下班时间了,妈妈全身赤裸的坐在自己办公室的椅

     子上,平復着还很剧烈的喘息。

     她5分钟前才刚刚从冯药师的办公室爬到自己的办公室。

     整整5个多小时,冯药师玩了妈妈整整5个多小时,即使他去吃午饭,也要

     在妈妈阴户和屁眼里各装了一个跳蛋,然后将她捆绑在他办公室的装饰柱上。

     妈妈感觉现在又累又饿,她沒有被允许吃中午饭,从早上到现在她只吃了冯

     药师的几泡精液和中午冯药师为了逗弄她而故意扔在地上的几片面包,这显然不

     够她应付冯药师如此高强度的玩弄。

     坐在椅子上休息了片刻,妈妈重新穿上衣服,再从衣柜里挑了双厚一点的黑

     丝袜穿上她今天跪了将近3个小时,膝盖处红肿一片,肯定是不适出现在

     人前的,毕竟在外人面前她可是个受老器重的漂亮的一本正经的管理层,还是

     很有地位的。

     妈妈特意在办公室等到了5点钟,估摸着外面的人都走的差不多了才从办公

     室出来,因为冯药师的玩弄,她走路的姿势并不太自然。

     等妈妈走到地下停车场驱车家时已经6点了。

     因为丈夫长期出差,我又在外地读书,所以妈妈并不担心会有人发现她的异

     样。

     所以妈妈先煮了面条来抚慰她那饱受折磨的胃,然后再放水洗澡。

     妈妈赤裸着身子,踩在浴室冰凉的瓷砖上,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青一块紫一块

     的肌肤和身上干涸的精斑,站了许久,然后自嘲的笑了笑,迈腿跨进浴缸。

     在按摩浴缸轻柔水流的冲击下,妈妈惬意的叹了口气,思绪不由飘远。

     为何我会变成现在这样呢,变成一个奴隶,变成一条母狗。

     母狗的确是一个贴切地形容自己现时的状况的形容词呢。

     一时间般滋味在心头,为什么?为什么自己会变成现在这模样?十年前的

     妈妈,那时她仍然过着令人心满意足的生活。

     毕业自全国闻名的舞蹈学院、有关怀她的双亲、友善的同学、深爱她的男朋

     友满以为这种快乐日子会永远延续下去的,但是...父母遇上意外双

     双身亡,她的噩梦也随之开始。

     还未供完的房子、大量的借款、还在大学中的妹妹生活的压迫,从未如

     此沈重。

     而随之而来的就业压力更是差点把妈妈压垮,妈妈大学学的舞蹈并不是一个

     很好就业的行当。

     如果那时妈妈父母健在,那当然沒有问题,不管是去外面跳舞,还是留学校

     任教,妈妈都有足够的时间慢慢熬。

     可是在这急需钱的档口,留校任教工资不高,不足以支撑起房贷,去外面跳

     舞,在遇到几个居心不良的人后妈妈也就放弃了。

     无奈之下,妈妈每天拿着一份简歷在人才市场转悠,希望找个适自己现在

     状况的的工作。

     可情况却很不乐观,一个学舞蹈的沒有任何其他会经验的人,召去幹什

     么,即使再漂亮,还能当花瓶供着吗?(不得不说十几年前的人还是很淳朴的,

     这要是搁现在,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召去再说,颜值即正义嘛。

     )转悠几日却一无所获,眼看还贷日就要到了,渐渐绝望的妈妈在这时遇到

     了冯药师。

     要说这冯药师自幼父母双亡,只靠跟着一个道士师傅学了点岐黄之术混饭吃

     。

     奈何学问不到家,冯药师自6岁出道以来然缕缕失败,浮浮沈沈2来年

     ,总算有了个不成规模的小医药公司。

     那天,他其实是去瞎转悠看能不能运气好召几个应届大学生充充门面的的。

     然后,他遇到了妈妈,据他后来向人吹嘘说,他凭借自身着出神入化的相面

     之术一眼就看穿了妈妈隐藏在一本正紧外表下的淫荡母狗本性,当时就觉得召

     来当个公关肯定不错。

     于是便走过去一顿忽悠,妈妈那时正急需钱财,又是初出会,哪里是老油

     子冯药师的对手,几句话就被忽悠的找不着北,乖乖的跟着冯药师走了,却不知

     这一走正是她噩梦的开始......不得不说在会上摸爬磙打了几十年的冯

     药师是个揣摩人心的高手,在去公司的路上几句话套出妈妈现在急需钱后,便二

     话不说掏出身边的全部钱要借给妈妈,说是先拿着用。

     其实他当时很清楚以他那种规模的小作坊式的公司可能是留不住妈妈的,于

     是便先打人情牌,加大筹码,给妈妈一种这个老很不错的感觉。

     事实也不出他所料,到了公司后虽然妈妈对冯药师的公司规模感到有点失望

     ,但觉得老人不错,就先幹着,毕竟兜里还放着人家的钱呢,好意思走?开始

     的时候,妈妈只须帮忙一些普通的文书,执拾和招待访客工作,而那时公司的氛

     围也很是不错,在加上冯药师对妈妈非常不错,经常低息贷款给妈妈,于是

     妈妈也变安定下来,决定在这里好好幹下去。

     其实,妈妈不知道的是自从她踏入公司的那一刻起,冯药师就已经开始了针

     对妈妈的计划。

     由于当时妈妈的工作需要时常和冯药师接触,冯药师便也经常对妈妈嘘寒问

     暖,时不时端个茶倒个水什么的,妈妈当时感觉心里发暖,觉得真是遇到了一个

     好老。

     殊不知冯药师每次在给妈妈的茶中都加入了从他道士师傅那里得来的一种名

     叫「圣露」

     的春药。

     当然,剂量很小,只是会潜移默化中让人慾望高涨,不能自拔。

     冯药师做的很小心,也很耐心,他在等一个机会,等一个可以上了妈妈又不

     至于让妈妈和他鬧得太不愉快的机会。

     冯药师的机会很快的来临了,那天是妈妈来公司之后公司签的第一个大单子

     ,于是冯药师借庆祝之名使计将妈妈灌醉,然后强暴了她。

     其实也不算强暴,妈妈也只是半推半就而已。

     妈妈那时在冯药师的药物影响下就已经经常慾求不满了,在加上酒精的影响

     ,也就半推半就的从了。

     第二天清醒后妈妈羞愤欲死,但也不好怪罪于冯药师,便想着辞职走人。

     谁知妈妈刚准备说出口,冯药师就不住的给妈妈赔罪,不停的鞠躬,还作势

     欲跪,那时在妈妈心里对冯药师还是很感激的,不好翻脸不认人,便只好留下来

     。

     话说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妈妈那时虽然有男友,但她那男友一来乐忠于

     事业,二来也沒什么大花样,只知道脱了衣服盖上被子一阵耸动,所以冯药师的

     大鸡巴和高超的性技巧便对妈妈产生了莫大的吸引力。

     随着妈妈和冯药师做爱的次数增多,渐渐的感觉自己对男友的性趣一点点降

     低,对冯药师的依赖却一点点升高。

     妈妈意识到这不是个好预兆,因为她清楚自己和冯药师不可能走到一起,所

     以,便当机立断提出辞职。

     沒想到这是一贯对妈妈和善的冯药师却露出狰狞的面孔,他从抽屉里拿出妈

     妈往日的借款约,要妈妈立即还款,又拿出妈妈的一对裸照威胁妈妈。

     妈妈那时终于明白,自己坠入了冯药师一早设下的卑鄙陷阱中。

     自此之后,妈妈唯有继续留在公司工作,不过她的工作除了处理文件,接待

     访客又多了一项,成为冯药师的「性慾处理器「。久而久之,也不知是妈妈生性

     淫荡还是冯药师手段高超,妈妈竟然被调弄的越来越越顺----因为冯药师和

     妈妈在一起时经常故意放毛片来刺激妈妈,妈妈却也来者不惧,基本上毛片里有

     的姿势都乖乖的和冯药师试了,而且下贱程度有过之而无不及。冯药师也有点惊

     讶,他本来还打算循序渐进慢慢来的,沒想到妈妈这么淫荡。冯药师知道,他可

     能真捡到宝了,于是这次他把所有的毛片换成关于捆绑和性虐的。把妈妈绑起来

     并沒有花去冯药师太多时间,这骚货虽然开始表面上半推半就的挣扎着不肯,但

     实际上却相当配。当冯药师把妈妈以四马攒蹄的姿势捆绑在房梁下后,发现这

     骚货的阴户竟然充满了兴奋的淫水......对于妈妈来说,她本来是希望先

     留在公司与冯药师周旋,待把贷款还清后再想办法拿裸照。却不妨冯药师手段

     高超,每次都操的她死去活来,而她自己的身体似乎也对冯药师接受度很高,不

     管冯药师要她摆多淫荡的姿势她也不由自的一一照做。甚至后来冯药师租来很

     多SM调教的片子,再把上面那些变态绳缚的玩法用在她身上她也甘之如饴。后

     来随着程度加深妈妈也渐渐感觉她可能不了头了。她被拍摄的裸照越来越多,

     甚至还有录像了。男朋友在看到她身上的性虐待留下的痕迹后离他而去,妹妹渐

     渐发觉她的不对劲也开始疏远她更是令她自暴自弃起来......「铃~铃~

     铃......」

     妈妈的思绪被电话铃声打断。

     妈妈拿起浴缸旁边的手机,屏幕上闪烁的「老公」

     二字另妈妈感到一阵温暖,而后手指一划接通电话。

     「老公,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不是工作很忙吗?」

     妈妈微带着一点撒娇的语气说道。

     「想你了」

     电话那头的声音微微有点窘迫,即使已经结婚这么多年,爸爸还是沒有习惯

     妈妈以这种语气和他说话。

     毕竟他本来就是个「老实人」

     啊,要不然妈妈也不会选择他。

     妈妈和爸爸聊了下家常便因为爸爸那边有事而挂断了电话。

     虽然只有短短几分钟的通话,但妈妈脸上还是洋溢着发自内心的笑容。

     爸爸是个小包工头,在华夏建筑行业最蓬勃发展的那几年准确的抓住了机遇

     从一个教书匠当起了小老。

     爸爸其实沒多大野心,人也老实,不会偷工减料,要不然也不会在其他建筑

     老都赚得盆满钵满之后任然每年只是守着一个小工干。

     要说当初他决定下海也是因为要追求妈妈想多赚点钱而已,而妈妈也是看中

     了爸爸这点才会嫁给他。

     虽然爸爸最初的几年发展的不如何,但自从和妈妈结婚后才有点顺风顺水起

     来,所以爸爸工作上有什么困难也都会向妈妈倾诉,他觉得每次和妈妈说完之后

     事情就好像变得轻松起来,因为他觉得妈妈就是那种旺夫的女人。

     妈妈呢,其实倒也说不上有多爱爸爸,她更多的是把两人之间的感情当做一

     种亲情吧。

     因为这个家,家里的爸爸和我是她感觉自己唯一拥有的和正常人无二的牵连

     了。

     除此之外她是什么呢,她是別人的性奴,母狗,是一个只要人有命令就任

     何人都能上的肉便器。

     所以,妈妈也很珍惜这个家,如果连这个家都失去的话,那她还剩什么呢.

     .....妈妈从浴缸里起身,站到莲蓬头下沖洗着身体,看到身上的青紫以逐

     渐散去,妈妈知道那是「圣露」

     的效果。

     作为第一个服用「圣露」

     并且服用时间最长的女人,妈妈对这种药还是比较瞭解的。

     「圣露」

     不仅能刺激女性慾望勃发,也有滋养皮肤的功效,否则这些年妈妈早就被冯

     药师那帮人玩坏了。

     而现在公司的要经济来源也是这个,至于其他药物和器械只是掩人耳目而

     已。

防屏蔽邮箱:[email protected]
         牢记此站,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www.youyou6.tv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